第7章 八虎体育|中国有限公司----都市之武极天下(1/23)

八虎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就是坐车旅行,都市看看好地方,都市呆着画画,得到很多灵感。

知道莫兰也在学画画,就邀请莫兰,问她要不要和他们一起素描。

莫兰见有男有女,就答应了。

毕竟她会走上绘画的道路,和他们一起写生,学到很多东西。

最后,有11个人和他们一起去。

五女六男。

他们开三辆车,每辆都是越野车,可以坐七个人,但是行李多了一点,所以车还是有点挤。

莫兰和房东的儿子皮特在一辆车里。还有一个和莫兰同龄的女人,伊娃,是皮特的女朋友。

伊恩,你是中国人吗伊娃正在车里和她聊天。

莫兰笑着说:“我是中国人,在伦敦出生长大。”

“你去过中国吗?”

“是的。”

“我听说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家……”

伊娃很友好,很健谈,一路和她聊天,莫兰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经过半天的旅行,他们来到了一个风景优美、背后有大片森林的小村庄。

他们在森林附近停下车。

“我们今晚将住在这里。我们先去搭个帐篷吧。”彼得问候他们。

莫兰下了车,拿出他们所有的行李,准备搭帐篷。

晚上伊娃和皮特会住帐篷,一对情侣也会住帐篷。

然后就剩下三位女士和四位男士了。

三个女人可以住在一个帐篷里,四个男人可以住在两个帐篷里。

谁知道这些法国人太开放了?在路上,另外两个女人找到了可以在晚上一起生活的男人,只留下莫兰一个淑女。

男人那边还剩两个,所以我们总共需要四个帐篷。

莫兰晚上不得不一个人住。偏偏她不习惯和别人睡觉。一个人住挺好的。

天黑了。

搭好帐篷后,他们点燃篝火,打算做烧烤。

莫兰坐在炉火旁,听着他们唱歌跳舞,翻着手中的食物。

“嗨,伊恩。”一个男人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莫兰笑着说:“嗨。”

“有什么事吗?”那个男人在她身边坐下,眼里闪着热情。

“不用了,谢谢。”

伊恩,你是中国人吗他们每个人都喜欢问她这个问题。

莫兰点点头。“我是中国人,但我在伦敦出生和长大。”

“我很喜欢中国。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中国女人。”那人慷慨地表扬了她。

莫兰的长相小,碧玉,古典美,很吸引人。

她也知道他的意图,但莫兰并不反感。

追求浪漫和幸福是法国人的天性。

她不喜欢,可以直接拒绝。

莫兰起身微笑。“我再去拿些食物。抱歉。”

看到她走了,男人也知道莫兰拒绝了他。他不在意,大方地笑了笑。

吃完,天已经完全黑了。

莫兰在小溪边洗漱后回到帐篷休息。

她换上睡衣,舒服地躺下了。

然而,其他人没有休息的计划。

有些人在弹琴唱歌,有些人在画板上画画。

所以他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只有当她看到她的怨恨和痛苦时,极天他才奇迹般地感到内疚。

尤其是那一天,极天她似乎痛苦地死在车里,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灵,让他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所以今天,他把她带到这里,让她知道真相,给她安心,给她一些补偿。

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生她的气。他拉着她的手,把公寓的钥匙塞到她手里,同时把5000万的支票塞给她。

“这房子是给你的。里面的东西都是新的,从来没有用过。这所房子将来是你的,你要搬进去。还有这钱,我跟你说了,我给你!我也让你知道了真相,你并没有被玷污,所以你不必一直为此担心。”

说完,他转身就走。

江予菲低头看着手中的钥匙和支票,感到很丢脸。

阮:你是故意伤害我的,以为给我一套房子和一些钱就可以补偿我这段时间的绝望和痛苦吗

听到她冰冷的声音,男人停下来,转过身。

江予菲冷冷地抬起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收紧手掌,握紧双手!

她突然用力把钥匙和支票扔向他,支票掉在了地上,但是坚硬的金属擦到了阮冰冷的侧脸,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血痕!

“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补偿。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赔不回来!”江予菲对他的怨恨大叫,她的眼里充满了冰冷和强烈的怨恨。

阮眯起了锐利的眼睛。他抬手擦去脸上的血迹,薄薄的嘴唇扬起冷邪的弧度:“好了,别忘了,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哦!”江予菲讽刺地冷笑。

不,你欠我很多。你永远不知道我和我的孩子上辈子是怎么死在你面前的。

你承受了两次生命,却无法用生命去偿还!

阮天玲讨厌看到她冷笑。他绷紧了全身,努力克制自己的愤怒,握紧了自己的大手!

江予菲没有心情继续和他说话。她垂下眼睛,毫不犹豫地从他身边走过。

快步下楼,她跑出小区,站在空无人的街道上,微微仰着头,让冰冷洁白的雪落在脸上,慢慢融化。

冷风吹来,她的脸很冷,身体也很冷。

但是她的心更冷!

“阿姨,那不是江予菲吗?”

在街对面的餐厅里,颜悦和阮目相对而坐吃饭,坐在窗边。从他们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江予菲的一面。

阮的母亲顺着严月的视线望去,看见站在小区门口。她的眉毛微微皱起。

她怎么会在那里?

小区是阮投资建的,有几套房是阮的产业。江予菲在这里做什么?

阮妈妈眼里闪过一丝怀疑。

这时,阮的车从小区缓缓驶出,车停在了的面前。阮,推开门走了出来,站在面前,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想到阮、也在!

阮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两个人都离婚了。他们还会遇到什么?

严月听了,都市吃了一惊,都市连忙向阮田零道:“婶子,我看凌有事要跟江予菲说。他们昨天刚离婚,可能有些事情没有解释清楚。”

阮妈妈看着严月,笑了。“你说得对。毕竟他们昨天刚离婚。应该有问题。”

“阿姨,凌既然来了,我们去跟他打个招呼,一会儿一起回家吧。”

阮玲玉的母亲有点迟疑,正说着,只见阮,拉着的手,后者朝他丢东西,大声说着什么,像是生气了,又像是不满意。

阮穆的眼睛很亮。她不能让儿子被欺负!

在小区门口,甩开阮,的手,把支票扔进了一个球里。他生气地说:“我说我不要你的钱。你听不懂人家的话吧?”拿走你的臭钱,我一点都不稀罕!"

“江予菲!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不要一次又一次的无知!”阮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丢脸过。

他一次又一次地给她钱,但她从不感激。他觉得自己正把火热的脸贴在她冰冷的屁股上。

江予菲轻轻冷笑道:“阮田零,你以为钱能干什么?你以为给我钱就不欠我什么,就不用为我内疚了吗?

你这辈子给我造成的伤害,你无法偿还,我也不会要你的钱,我不会让你良心好过,我也不会让你成为一个高级施舍者。

我不会为了一点钱而感谢你,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我虽然穷,但并不卑微!"

说不得说完,不理阮难看的脸色,她转身要走,突然迎面轻轻撞上了阮妈妈。

微愣,阮妈妈已经向她走了两步,冷冷地看着她。

“我听到你刚才说的话了。我们阮从来不欠你任何东西。儿子会给你钱补偿你,不领情就算了。你不必这样羞辱他!

是你父母。自从你嫁给我们阮家后,他们向我们要了很多钱。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孩子。别自作多情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予菲,今天你要替我记住,你跟我们阮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从那以后,你和田零扯平了。请不要再见到他,也不要打扰他的生活!"

阮的母亲话音刚落,严月突然走到阮身边,盯着他的脸哭了起来:“凌,你的脸怎么了?怎么疼?”

阮、的脸颊只被钥匙划了一下,伤口并不严重,也不深。

但这次是冷风吹的,伤口红肿,长的一眼就触目惊心。

阮目也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口,那是刚刚包扎好的,所以一定是江予菲先动手的。

她儿子从小到大没被人碰过一根指头,现在却被一个臭女孩欺负!

阮妈妈心疼儿子,就生气地抓住的手使劲拉。

都市之武极天下

江予菲做了一次小规模手术,极天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极天膝盖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的手放在又冷又湿的路上,膝盖的疼痛让她头晕目眩。

“妈妈!”阮天玲惊愕的叫了出来,他没想到他妈妈会突然出现。

“别理她,我们走!”阮母淡淡的看了一眼。她上前拉住儿子的衣袖,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地上的支票上。

拿起支票,阮牧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张5000万的支票!

她气得脸色铁青,狠狠地骂了阮田零一顿:“你为什么给她那么多钱?”离婚的时候,她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补偿!去吧,以后不要再见到她了,她一心想和你离婚,你能不能和我争论一下,别为难我!"

江予菲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握紧脏手,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们。她直接走向前面。

对他们说一句话,就是侮辱她!

她懒得去纠缠他们。

阮天玲眼睛色复杂的看着她,在寒风中,江予菲穿着修身的羽绒服,身体仍然很瘦。

她挺直了腰板,每走一步都稳扎稳打,仿佛前面的风雪很大,她不会放慢脚步,也不会弯腰折腰。

盯着她白皙的背影,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一朵素雅的白菊,不畏严寒。

严月发现他一直在盯着江予菲。她偷偷收紧手指,长长的指甲几乎刺穿了男人的厚外套,几乎到了他的手臂。

阮天玲微微蹙眉,回头看着她。

颜悦缩了缩,甜甜一笑:“凌,我们走吧,外面冷,别让阿姨冻着了。”

她的小脸冻红了,男人觉得她太冷了。他拉着她冰冷的小手,拉着妈妈的肩膀,笑着上了车。

“你怎么来了?”上车,他发动汽车,问他们。

严月笑着说:“我和阿姨去逛街了。当我们出来的时候,我们饿了。我们找了一家餐馆吃饭。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她足够聪明,不会质疑他。他昨天说要来看江予菲?

有时候屈服会让一个男人有负罪感,对她更坚定。

阮天玲眼里闪着光,笑了笑,没说话。

只是他有点多疑。他们来到这里可能不是巧合。但他否认了这个疑问,毕竟颜悦并不需要跟着他。

因为他和江予菲没有感情,不会继续纠缠下去。

江予菲闷着头走了一会儿,一辆亮黑色的宾利在她身边缓缓停下,汽车响起了喇叭的声音,她侧身看去,意外地看到了萧郎的脸。

那个人滑下窗户,让门自动打开。侧头冲她笑笑:“上车,我送你一程。”

江予菲想拒绝,但对方真诚的微笑让她无法拒绝。

她犹豫了一下,上了车,关上门。

“真巧。”她朝他笑了笑,他递给她一包纸巾,笑着说:“我觉得你现在需要这个。”

江予菲微愣,她看到自己肮脏的手,尴尬的红了脸。

“谢谢。”接过纸巾后,她拿出一张尴尬的蓝色纸,小心翼翼地擦去手上的污垢。

萧郎没有嘲笑她就发动了汽车。

萧郎没有嘲笑她就发动了汽车。

“刚才看到你了。”他突然对她说:“那是你丈夫。我那次在自助餐厅看到你们三个,都市最后一次是在我的餐厅。”

江予菲惊讶地看着他,都市脸色变红了。

原来他也在食堂。难怪她在那里遇见了他。

当时她在餐厅大吵了一架,当时的场面很尴尬,但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切。江予菲羞愧得脸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萧郎看到她难以忍受的一面。

在她眼里,他像王子一样高贵圣洁。尤其是他弹钢琴的时候,似乎天地都失去了色彩。只有他是唯一的存在。

她知道萧郎的身份不简单,她也认为他不是普通的门外汉。她被他看到了,她很惭愧。

“你不必尴尬。我认为你做得对。”萧郎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安慰她。

江予菲的脸更红了:“在自助餐厅?”

“嗯。”

当时她把场面闹得很僵,被阮羞辱了一顿。不管怎么说,她觉得自己丢了脸,但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如果你受了委屈,你应该反击,所以不要尴尬,你做的是对的。”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她瞥了他一眼,说:“我和他离婚了。他现在不是我老公了。”

“他喜欢什么女人?”

她明白他指的是颜悦,“嗯。”

“你还爱他吗?”萧忽然问道,眼中闪烁着光芒,很淡然的摇了摇头。

“我再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了。我不爱他。离开他我觉得很轻松。”

萧郎侧着头看着她,眼神深邃,充满钦佩。

也许不是你不爱,你不能爱,你没有力量去爱。因为那种婚姻只会让她继续受到伤害,让她感到筋疲力尽。

既然得不到幸福,就只能放手,简单果断。

他在江予菲看到了一种不同的力量。

“相信我,新的生活会更不一样。”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笑着说。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他的话给了她希望。她终于离婚了,摆脱了痛苦的生活。她期待着新的生活。

她也坚信,离开阮后的,她的生活会更加与众不同。

萧郎送江予菲回家,汽车在楼下停下。她刚下车,他就问她:“你想过以后怎么生活吗?”

我没想到他会关心她的生活。江予菲感激地笑了:“先找份工作,我现在只想工作,充实自己。”

男人笑着递给她一张名片:“这是我一个朋友工作的公司。最近,他们正在招聘员工。有兴趣可以看看。”

江予菲接过名片,写下了“金帝酒店”的名字。

这是国内最大的连锁酒店,能在酒店工作的人福利都不错。她真的能在这样的酒店工作吗?

“试一试,或许可以。”萧郎鼓励她微笑,然后发动汽车离开。

江予菲看着车的影子,咬着嘴唇。

我觉得她应该试一试,极天也许她可以申请。

照你说的做,极天第二天她就去酒店面试了。Hr问了她一些问题,她笑着回答。即使她不能回答他们,她仍然保持微笑。

对方对她的笑容很满意,对她说:“你愿意先从服务员做起吗?”

江予菲知道他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不可能取得很大进步。她目前缺少的是一份工作,不是一份能实现她价值的工作。

有工作了,还是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

她笑着点头:“我愿意。”

就这样,她成了金帝饭店的服务员。

别看只是个小服务员。这个岗位要求很多,要经过三天的严格培训才能上岗。

江予菲再次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

12月25日不仅是圣诞节,也是一个愉快的生日。

一大早,严月就选择了在家穿的礼服和珠宝。

她换上一件红色大鱼尾紧身连衣裙,搭配珍珠项链和耳环,在宽大的全身镜前转了一圈,长发在波浪中飘动,镜中女子风情万种。

严妈妈推门进来了。她看到女儿美丽娇嫩的容颜,修长坎坷的身材,全身透露出的美丽风情,满意地笑了起来。

“我家岳跃真是整个A市最漂亮的女人。我妈比你小二十岁,还不到你一半。”严妈妈自豪地笑着说。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即使老了,她的魅力依然存在。但在她看来,只有女儿最美。

颜悦上前抱住妈妈的胳膊。“妈妈,在我心里,你是最漂亮的女人。”

慕岩被她哄着笑了。她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她,但眼神中的骄傲无法隐藏。

“太美了,整个A市只有阮天玲有资格嫁给你。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觉得他会宣布你订婚吗?”

颜悦脸红了,笑着摇摇头。“我不知道。他刚离婚。马上宣布他和我订婚不好。妈,放心吧,凌现在是我的了,没人能抢走。”

她说不着急,但还是很着急。

今天,她就26岁了。女人的青春一天天过去。她不想在生命的尽头嫁给他,只想尽快嫁给他,尤其是在她最年轻最漂亮的时候。

“小姐,阮大师派人给你带了礼物。”然后仆人来到门口,小声说。

严月脸上的笑容更加耀眼。“我来了。”

江予菲已经值班好几天了。她很努力,每天都在不断进步。

短短几天,她就做好了服务员的工作。

“今晚的宴会很重要。大家要振作起来,做好工作,服务好客人,不出差错,知道吗?”领班很认真的告诉他们,所有的服务员都很认真的点头。

会议结束时,工头拦住江予菲,嘲笑她。

都市之武极天下

“雨菲,都市你才来几天,都市但你的工作很出色。今晚有很多人来参加聚会,他们都是大人物。我一个人应付不了太多。晚上要多注意,不要让大家都犯错。”

江予菲的心有点激动。当工头看上她的时候,就证明她的能力真的很好。

她自信地点点头:“工头放心,我会尽力的。”

“对,下去忙吧。”工头赞赏地拍拍她的肩膀,江予菲回到工作岗位,更加努力地工作。

晚上六点,宴会开始了。

金帝大酒店门口铺着长长的红地毯,各种高端昂贵的轿车停在门口,不断有尊贵的客人在招待员的带领下进入宴会厅。

江予菲和几个服务员正在厨房准备红酒和晚餐。

“你知道,今晚的聚会是生日聚会。现在有钱人太有钱了,生日聚会比婚礼还豪华。”

“你知道什么呀,你没听说吗,今天的寿星是燕副市长的女儿。听说她出国就医好几年了。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但她突然健康回来了。这是她康复后的第一个生日,自然很隆重。”

江予菲正在用白毛巾擦红酒瓶子。

突然听到他们的聊天,她懵懵懂懂的继续工作,若无其事。

“哇,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侍者跑进来,满脸通红,激动地喊道:“刚才我看见阮院长阮田零了。据说他很帅。今天,他不仅仅是英俊!他简直就是我梦中的完美白马王子!”

“真的这么帅吗?我也想看!”

“我也想看!”

“你干什么,不想干了!”工头进来了,严肃的吼叫着,几个喋喋不休的女人都安静了下来,规规矩矩,该干什么干什么。

“聚会开始了,赶快把东西准备好,送到前面去。记住,不允许有错误,否则谁也承担不起!”

“我知道!”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工头来到江予菲,对她说:“江予菲,你现在送来的是红酒。宴会厅的红酒不够。”

“好的。”江予菲点点头,把一辆装满红酒的车推到宴会厅。

她不想去,但这是她的工作。她与阮无关。所以她没什么好回避的。即使是服务员,她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如他们。

江予菲穿着黑白相间的裙子,戴着白色的仆人帽,把红酒推到宴会厅。

她的眼睛瞥了一眼,很好,没有熟人,她不用碰到他们。

她悄悄地把车推到拐角处,拿出几瓶红酒放好。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江予菲,你为什么在这里?”

江予菲叹了口气,遇见了她。

她平静地转身面对严月。“我在这里工作。”

颜悦穿着一身红色飘逸的衣服,上下打量着她,勾着嘴唇轻蔑地笑了笑:“这套仆人服真的很适合你。”

为了营造贵族氛围,金帝酒店不仅在装饰上模仿17世纪英国宫廷风格,还模仿服务员的服装。

因此,极天江予菲的服装是典型的女仆服装。

面对温和的嘲笑,极天她感到可笑。她是穿着仆人服装的仆人吗?

即使是仆人,她也是拿自己的辛苦换来报酬,没有任何奴性,从不自卑。

在她眼里,她并不认为自己低人一等。

江予菲无视严月的屈辱,推着车离开。

站在严月旁边的徐曼突然对她说:“先别走,走之前给我倒杯酒。”

江予菲看着徐曼。她记得她。

她就是那个在萧郎的法国餐厅对她说狠话的女人。

徐曼的眼里隐藏着不屑和冷淡。看她的眼神,她知道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拿起一瓶打开的红酒,走到她面前,把酒倒进她手里的杯子里。

她一直在防备徐曼,所以当徐曼刚开始把所有的红酒都倒在她脸上的时候,她迅速挡开了她的手,红酒洒在了严月的身上!

徐漫漫愣住了,也有些发愣。

她可能反应过度了吗?

也许她应该握住徐曼的手,而不是激动地甩开她的手!

“江予菲!”徐曼打了她一巴掌,生气地说:“你是故意的!”

江予菲捂着挨打的脸,不是委屈,而是愤怒!

她太过分了。谁太过分了!

“喂!”她突然扇了徐曼一巴掌,用清澈的眼睛盯着她,不甘示弱:“谁是故意的,你心里有数!”

“你……”徐曼没想到她会还手,她的脸变得又青又白。

“给你们经理打电话,我要他给我一个解释,马上给你们经理打电话!”她指着她大声喊叫。

宴会厅里的客人都知道这里的战争。

颜悦背对着所有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只是她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江予菲,她的眼睛毫不掩饰她对她的仇恨。

江予菲收到了她的敌意,嘲笑她的心。

颜悦,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我才是应该恨我的人。我没对你做过什么。你这么恨我。如果你经历了我所经历的一切,也许你会想喝我的血,吃我的肉。

但我不会那样讨厌你,因为你没有权利让我讨厌。我想要的生活是幸福安宁,我绝不会因为你而让自己过上仇恨的生活。

“怎么了,许小姐?”酒店经理赶紧冲过去,礼貌的问。

见来了,指着怒道:“你们酒店的人,把酒泼在严姑娘身上。自己找。这条裙子完全脏了。酒店工作人员玩忽职守,冒犯了客人。你该怎么办?”

经理看着红色鱼尾裙上的大沙滩上的酒渍,急得额头出现了更好的汗珠。

“燕小姐,我真的很抱歉!我代表我们整个酒店向您道歉。请你接受我们的道歉好吗?”

江予菲以为经理会骂她,但他没想到经理会承担责任。她抿着嘴唇,觉得有点对不起经理,因为她给他带来了麻烦。

严月微微垂下眼睛,没有给经理任何回应。

徐曼走到她身边,抱着她冷笑着对经理说:

都市之武极天下

“道歉能解决问题吗?你的酒店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这个员工不仅给严老师倒酒,都市还打了我一巴掌。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都市你就别想安定下来!”

徐曼也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大家都尊重她,宠她。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

今天,我被江予菲打了一巴掌。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一口气硬不松口!

对方是严副市长的女儿,另一方是徐氏集团的女儿。谁都不能得罪。

经理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对江予菲皱起眉头,严厉地训斥了她。“你是怎么做事的?”!你在那里干什么,不要跟颜老师和许老师道歉!"

“哦,除了向我们道歉,她还磕头向我们赔罪!敲十个头,不然我就投诉你们酒店!”徐曼冷哼一声,不依不饶的说道。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

她以为为了不让经理为难,她会跟他们说对不起,忍着就好。但是徐曼太过分了,让她敲十个响头。她怎么能做这种丢脸的事?

江予菲脱下帽子,淡淡地说:“我是对的,他们先动手的。如果非要你给个解释,那我辞职!”

她不做也不行,但她绝对不可能磕头道歉。

江予菲正要离开,这时她抬起了腿。徐曼走到她面前喊道:“保安在哪里?别过来给我抓她!”

她盯着江予菲,傲慢地说:“你认为你辞职会没事吗?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们磕头,你就别想出去!”

江予菲冷冷地看着徐曼。

她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针对她。是因为颜悦不喜欢她所以处处和她作对吗?

或者,她给了她一巴掌,在她残忍的手羞辱之后,她不想回来了?

也许两者都有。

但是她觉得自己地位比她高,所以才会害怕,才会真的给他们磕头?不要嘲笑死者,即使你杀了她,她也不会跪下!

江予菲无畏地推开徐曼,继续往前走。然而,她低估了这个恃强凌弱的社会,酒店保安真的听从了徐曼的命令,迅速向她走去。

两名强壮的保安粗鲁而迅速地抓住她的胳膊,阻止她离开。

江予菲气得咬牙切齿:“让我走!”

她拼命挣扎,他们更用力抱着她。她觉得胳膊要断了!

事情似乎越来越糟。这时,人群中响起了阮·的声音。

“怎么回事?”高个子迈着修长的双腿,他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看着被压抑的江予菲,眉头微皱。

“凌。”颜悦用秀气的眼神转向他,脸上却努力露出优雅的笑容。“没什么,只是有点误会。你放了江小姐,我不怪她。”

“岳越,你太好了!”徐曼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走。

“她欺负你,给了我一巴掌。你怎么能轻易放过她!

她今天一定要给我们磕头道歉,极天不然她会觉得我们好欺负!极天"

阮、两眼一瞅,只见严月的衣裳被红酒打湿了,忙说:“阮大哥,你替我们做主。江予菲莫名其妙地向岳越扔红酒。我教训了她一顿,她给了我一记耳光。我们是什么时候产生这种愤怒的?你说,有没有像她这样的恶霸?我让她给我们道歉,不要过分!”

江予菲在心里冷笑,拍马屁道歉不算过分吧?那怎么能叫过分呢?

自始至终,徐曼喋喋不休地谈论着江予菲是如何欺负他们的。

她很难说。毕竟,没有人知道徐曼也想攻击她。她只是在为自己辩护,然后她受伤了,给了他们一个惩罚她的理由。

但颜悦一定是无辜的吗?

她恨死她了,徐曼站在她的一边。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陈述,徐曼会无缘无故地和她一起工作吗?

徐曼要羞辱她,这意味着要温柔。

想到这里,江予菲淡淡的看着严月。

那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女儿。她站在阮,身旁,身体娇弱,面容清秀,慈眉善目。没人会想到,几分钟前她背对着大家盯着她看的时候,眼神里会有阴沉的恨意。

她太善于伪装,也善于利用自己的善良和软弱来激发别人的保护欲。

江予菲又看了看徐曼,后者怨恨地盯着她,她的脸傲慢而桀骜不驯,仿佛害怕全世界都不知道她有多恨她的江予菲。

江予菲在心里轻轻冷笑。

徐曼,你被严月利用,被她当傻子利用,你还在那里为她辩护,真可怜。

但是,这种可怜的人也很可恨。

江予菲背挺直,抬起头,脸上平静无惧。打地板说,“我对天发誓,我今天没做错什么!有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我是个小服务员。我既然敢对他们做什么,自然有我的道理。虽然我是服务员,但我也是人,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她话里的意思是,是严月和徐曼先欺负她,她才还手。

江予菲的话让在场的人有些动摇,他们都怀疑也许真的是两个女儿欺负她一个小服务员。

人家不想被欺负,就反击。

这时,阮天玲也不认为江予菲是那种会主动动手的人。

他收回目光,淡淡地问徐曼:“你对她做了什么?”

严月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她没想到他会选择相信江予菲!

他爱她,所以要相信她!

“阮大哥,你信她说的!”徐曼不相信地睁开眼睛。她看了颜悦一眼,悲伤地对他说。

“你误会我们相信她了,但我没事。你觉得岳越的心怎么样,你不怕她会难过吗?”

阮田零皱着眉,看着颜悦,颜悦也不看他,只是眼睛明显红了,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委屈。

“好。”祁瑞刚点头。

反正下次谁知道。

走出齐大师的住所,都市莫兰迫不及待地把埃文抱在怀里。

她狠狠地吻了他一下:"埃文,都市今晚你愿意再和你妈妈一起睡吗?"

“啊……”埃文点点头,露出一个得体的头。

“你能听懂我妈妈说的话吗?”

“啊……”

“真的?”

“啊啊……”

一路上,莫兰和埃文进行了一次幼稚的谈话。

回到住处后,莫兰立即把埃文带到卧室,打算和他一起玩。

齐瑞刚没有跟着进去。莫兰和埃文呆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莫兰看到来电显示,忙着接电话:“你好,余阿姨?”

电话是于梅打来的。

她试探性地笑着问:“莫兰,你现在在干什么?”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

玉梅支支吾吾,尴尬地说:“我做了万寿面...你也想吃点吗?”

莫兰突然。

今天是齐瑞刚和埃文的生日。于阿姨肯定是想给他们过生日的。

但是莫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毕竟她不是齐瑞刚...

“莫兰,我也没做多少。天还没黑。不然天黑了我再来,给你熬夜。”于梅期待着仔细询问。

莫兰能感受到她的内心。

“我问齐瑞刚,回头给你答复?”

“是的,当然。”余梅开心地笑了。“请替我问一下。谢谢你,莫兰。”

“余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

莫兰挂断电话,有些为难。

她不知道怎么跟祁瑞刚说,她怀疑祁瑞刚会拒绝。

虽然我不明白齐瑞刚为什么会拒绝于阿姨,但她能感觉到他不想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但莫兰一想到余梅为她做的事,就不忍心让她失望。

莫兰犹豫了一下,把埃文带了出去,然后敲了敲祁瑞刚书房的门。

齐瑞刚在书房工作。

抬头看到莫兰进来,他轻声问:“有什么事吗?”

莫兰直接说:“于阿姨说她做了万寿面。要不要来点?”

齐瑞刚神色不变:“我很饱。”

“我现在不吃了。她晚上会送,可以吃到深夜。”

“我不喜欢熬夜。”

“既然是她做的,你就吃吧……”

齐瑞刚低头继续工作:“不,我不吃。”

他干脆拒绝了。

"..."莫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抱着埃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齐瑞刚抬头问:“还有别的吗?”

“不……”莫兰不得不抱着埃文离开。

回到卧室,莫兰不太关心和埃文一起玩。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余梅的电话来了,莫兰突然不敢接。

“喂,于阿姨……”

她刚开口,余梅直接问她:“莫兰,瑞刚要吃吗?没关系,我知道他会拒绝的……”

于梅的语气说不出她有多失落。

“不……”莫兰的头很烫。“余阿姨,过来。我就是想学学怎么做万寿面。你教我。”

!!-作者:**327|4937856 ->

余梅的声音顿时惊了几分:“好,极天我马上过去。”

余梅很快就过来了。

莫兰下楼迎接她。

虽然我没有看到齐瑞刚,极天但余梅很高兴看到埃文。

“我能抱抱他吗?”她小心翼翼地问莫兰。

莫兰微笑着把埃文递给她。

余梅很快抱住了埃文,她的眼睛突然变红了。

这是她第一次拥抱埃文。过去,她不敢抱艾凡。

怀里抱着埃文,余梅很开心,很满足,偷偷亲了埃文几口。

埃文不害怕生活。她在怀里很安静,不哭。

玉梅太喜欢他了,不想放手。

只是她没有时间。她必须做长寿面...

余梅不情愿地把埃文还给莫兰,笑着说:“我先做万寿面,你可以坐着休息,很快就能做了。”

“余阿姨,我说过我会向你学习的。你不想教我吗?”莫兰笑着问道。

玉梅赶紧说:“我不想教你,但是这个万寿面很简单,你不用学,我给你煮。”

“但是我很想学,请你教教我。”莫兰坚持。

“那好吧。”于梅不得不点头。

莫兰把埃文交给仆人,和余梅一起去了厨房。

玉梅打算当场揉面,腊面...

她是个好厨师,手很粗糙。

可见这些年来,她吃了很多苦,做了很多事。

莫兰突然觉得,无论玉梅过去做过什么,齐瑞刚都应该理解她,原谅她。

毕竟,她是他的母亲,她为他受苦多年...

长寿面真的很简单。

拿起面条,加一勺骨头汤、一些蔬菜和一个荷包蛋,再加一点调料,面条就做好了。

莫兰看着很奇怪:“这和普通面条没什么区别。”

玉梅笑着说:“没什么区别,但我是面,不是碗面。”

“一个?”莫兰没反应过来。她在拉面的时候,真的只有一个面。

“嗯,是长面条,所以叫长寿面。”

“这一定很好吃……”莫兰微微笑了笑。

这么用心做的面条怎么会不好吃?

玉梅捞出三碗面。

两个大碗和一个小碗。

做完一切,她脱下围裙说:“莫兰,去吃面条,我该回去了。”

“玉阿姨,你不吃吗?”莫兰奇怪地问。

玉梅笑着说:“我不吃。可以吃。我先来。”

“你现在要走了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你等着。”莫兰拦住了她。“我叫齐瑞刚下来吃面条。”

玉梅愣了一下,眼里带着希望的神色,但很快又淡了下去。

“不行,我还是先回去吧。”她来了。祁瑞刚不会吃她的面。

莫兰看着她转身离去,她只能无奈的叹息。

端着托盘上的三碗面去餐厅,莫兰让佣人叫楼下的祁瑞刚吃面。

仆人很快就回来了,说不吃了。让她自己吃吧。

在白瓷碗中,长寿面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面条很细长,仿佛能穿过绣花针...

!!-作者:**327|4937857 ->

青菜配这样的面条能刺激人的食欲。

齐瑞刚不想吃这么用心做的面。

他不想吃,都市莫兰也不能逼他吃。

“算了。埃文,都市你会和妈妈一起吃饭吗?”莫兰问坐在他旁边的小家伙。

埃文的眼睛盯着面条。他早就想吃了。

莫兰拿了一小碗面条喂他。

埃文吃得很开心。余梅没怎么得到他。这是一个小碗,埃文很快就吃完了。

喂完他,莫兰开始吃她的碗。

面条真香,她觉得齐瑞刚吃好吃的没运气...

光是吃啊吃啊,莫兰的心里就变得不舒服。

作为母亲,她理解余梅的心情。

如果是她,她也会希望埃文吃她的长寿面...

莫兰放下筷子,抱起小家伙。"埃文,我们送面条给你爸爸好吗?"

埃文只是对她笑了笑。

莫兰让仆人端着面条跟着她上楼。

莫兰敲开祁瑞刚书房的门,直接让仆人把面条放在茶几上。

“你先下去。”她对仆人说。

“好的。”仆人恭敬地退下。

莫兰把埃文放在厚厚的地毯上,让他一个人玩。

祁瑞刚只是先看了他们一眼,后面一直在努力。

“齐瑞刚,你今天工作多吗?”莫兰问他。

后者微微抬起眼睛:“怎么了?”

“我就想知道你今天工作多吗?”

今天是他的生日,为什么他还在忙?

“工作不多,但是现在没有空”祁瑞刚淡淡说道,他自然明白莫兰要说什么。

“天气变冷了。先吃饭再工作。”

“我不饿。”

“这是长寿面。整个碗里只有一根面条。做这种面条是对人的技能的考验。没有多年的经验,是不可能做出这张脸的。”

祁瑞刚抬起眼睛,淡淡地说:“这不是拉面吗?我吃过了,不过如此而已。”

“这是于阿姨亲自做的。”

“那又怎么样?”

莫兰哽咽了。

祁瑞刚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一点也不为所动。

莫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

“你不想吃她做的面条吗?”

“我说我不饿。”

“只吃一口就可以了……”

“你吃吧,我不饿。”祁瑞刚说完,继续工作。

莫兰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劝他。

但是,一想到余梅的失望,莫兰就觉得惋惜。

那天她被老人欺负了,她站出来保护她...

她甚至差点害死自己。

莫兰垂下眼睛,突然问道:“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她吗?”

"..."祁瑞刚没有回答,好像没听到她说什么。

“她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排外?”

“反正她也是你妈妈。”

“你总是要求我原谅你。难道她做的比你做的更不可原谅?”

祁瑞刚的身体突然僵硬。

“就让你吃一碗面。吃不下就咬一口。不能吗?”

祁瑞刚抬头,目光呆滞得让人看不懂。

!!-作者:**327|4937983 ->

当莫兰以为自己会拒绝的时候。

他突然起身向她走去。

他在她身边坐下,极天端上面条。

面条已经凉了。还好汤多,极天不然面都糊在一起了。

齐瑞刚拿起筷子搅了搅。她用头问她:“吃了吗?”

莫兰仍然无法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回应。

“我吃过了……”

"埃文呢"

“他也吃过了。”

祁瑞刚点点头,然后低头吃面。

他真的吃了...莫兰暗暗松了一口气。

面不多,祁瑞刚几口就吃完了。

吃完后,他看着莫兰。“我可以原谅她,你也可以原谅我吗?”

“什么?”莫兰有点反应迟钝。

“你能原谅我吗?”祁瑞刚小朋友重复。

莫兰明白他的意思,她避开他的视线:“我让仆人进来洗碗……”

“莫兰。”齐瑞刚拦住了她。“这么久了,你真的没想过原谅我吗?”

“我可以原谅你……”

“我不要这种宽恕。希望你能接受我。”祁瑞刚盯着她的脸。

莫兰想走,但她不知道怎么了,走不了。

“我现在不强迫你回答我,但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齐瑞刚说。

莫兰什么也没说,立即带着埃文离开了。

那天晚上很安静,可能是因为莫兰在想她的心,祁瑞刚在想他的心。

第二天早上,祁瑞刚和莫兰吃了早饭,出门到公司。

“今天去工地了,好久没去了。”莫兰在车里对祁瑞刚说。

齐瑞刚点点头:“我陪你。”

“不要……”

“建筑工地很危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没什么,我去过几次,没问题。”

“那是开始。现在房子已经开工了,现场会很危险。”

“但是你的身份不适合……”

他是总统,他怎么能插手这么小的事情?

她必须去,因为她负责这个项目。

齐瑞刚拉着她的手,轻笑一声说:“我的身份是你老公。你走了,我自然也要走。”

“或者不是……”

“就这么定了。”祁瑞刚强打断了她的话。

莫兰别无选择,只能妥协。

午饭后他们打算去参观建筑工地。

谁知道午饭前,祁瑞刚接到了一个电话...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祁瑞刚和莫兰在楼上的餐厅坐着吃饭。

“暂时不用去工地。”正在吃着饭,祁瑞刚突然对莫兰说。

莫兰不相信地抬起头。“为什么?”

齐瑞刚看起来很自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请陪伴我。改天我们去工地。”

“不过今天都计划好了,不然你干你的事,我自己去工地。”

齐瑞刚否决:“没有,有几个朋友想给我过生日。你得跟我走。”

“你的生日已经过了……”

“嗯,所以他们打算弥补。”

莫兰真的不想和他一起去。她为今天制定了计划。

另外,她现在不知道工地上是什么样子,所以她不想去看一眼。

“他们都带着家人。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去?”祁瑞刚可怜地看着她。

!!-作者:**327|4937984 ->

如果以前是莫兰,都市她会说让他一个人去。

但是现在,都市她不能莫名其妙地说出来...

“好吧。”她勉强同意了。

祁瑞刚咧嘴一笑,凑过来亲了亲她的嘴唇。

莫兰羞恼地瞪着他!

午饭后,齐瑞刚带莫兰去见朋友。

他们相遇的地方是在高尔夫球场。

莫兰在那里呆了一下午。

聚会结束后,齐瑞刚直接带她回家。

第二天,莫兰打算再去工地,被齐瑞刚拦住。他阻止她的原因是外面要下雨了。最好今天不去,明天去。

莫兰看着黑暗的日子空不得不妥协。

莫兰没有去工地,而是在办公室工作。

她住在楼的顶层,听不到楼下的车流人流。

但是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警报听起来像一把锋利的刀,刺穿空气

莫兰偶尔会听到警笛声,她通常不会注意发生了什么。

但是今天她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

突然,她看到楼下挤满了人。

奇石楼门口有一面长旗。

对资本家的讨伐,也是我丈夫的生命。】

大横幅是白色的,但是字体是红色的。

鲜红的颜色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

人群中有几个人又哭又叫。

被愤怒的人群包围着,警察无法将他们赶走...

“为什么没人出来说一句话?谁是负责人,让他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有人愤怒的大叫。

齐这边的一位代表试图解释:“我们已经请了律师。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和我们的律师讨论。请放心,我们会负责,绝不会推卸任何责任……”

“我们不想和律师说话,把你的头伸出来!谁是工地的负责人,让他出去……”

莫兰冲下楼,听到了这些对话。

她的脸没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经理,你怎么下来了?”一名员工看到她,惊讶地问道。

“怎么回事?”莫兰严肃地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吗?米区的工地出事了,一名工人不小心摔死了……”

“你说什么?!"莫兰把脸刷得发白。“有人死了?”

她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

“是的……”

“谁是工地的负责人,让他出去!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不要试图用钱把我们送走!我们的生命都没了。多给钱有什么用?!"

“我是这次事件的负责人。你告诉我……”奇士代表举手。

“你不是!让你们总裁出来,他是负责人!”

“对,放他出来!”

对方的心情很愤怒。他们挤着冲进奇士大厦,保安和警察都有点拦不住他们。

莫兰茫然地看着。

她看到有人哭,有人伤心地哭,有人生气,有人充满仇恨。

她看着横幅。

一排鲜红的字母刺痛了她的眼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兰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作者:**327|4938325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