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买球入口(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武林外传之我是杂役(1/25)

买球入口(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想到石头打她的感觉,武林外传莫兰不寒而栗。

她是幸存者吗?

为什么那个男孩伤害了她?甚至想杀了她?

反正她主要是先求救。

莫兰躺在她的身上。她试着向上看,武林外传发现它很高...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她没有死,因为下面全是泥土。

如果不是因为泥土,她一定是摔死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她的意外。希望有人能来救她。如果没人来救她,那就惨了。

莫兰微微张开嘴,声音嘶哑:“救命,来人,救命,”

她哭了一会儿,但没有人出现。

莫兰想起来了,这次正好该收工下班了。也许所有人都走了。

那个男生在找这个时间点杀她。

“救命...救命啊……”莫兰继续哭,直到天黑,也没有人出现。

她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来了。

突然,她听到电话铃响了。

莫兰一开始很开心,以为有人来了,很快她反应过来,那是她的手机响了。

她的包掉了。

手机在包里,离她不远。

莫兰想伸手去拿手机,但是她的手没有任何感觉,所以她不能动。

她的腿似乎没有感觉...

莫兰突然想哭。她瘫痪了吗?

铃声一直锲而不舍地响着,看着身边的包包,却够不着,莫兰心里也没提有多难受。

她知道给她打电话的人是祁瑞刚。

我希望他能在这里找到,否则她会死在这里。

莫兰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听着手机的铃声,心里心安理得。

只要电话一直响,就证明祁瑞刚一直在找她。

听着铃声,她没有那么害怕...

这时,莫兰也想起了很多事情。

过去的每一点,她都能清晰地回忆起来。

然而,她发现她最想的人是齐瑞刚,而不是埃文。

齐瑞刚的好与坏,在她心里是那么清晰难忘。

莫兰突然想到,如果她这次没事,那么她会和他玩得很开心。

既然她逃不掉,那就这样吧...

做了这个决定后,莫兰感到如释重负。

但她的下一次等待更是焦虑。

因为她希望齐瑞刚早点出现,所以想早点见到他...

时间过得很慢。

天完全黑了。

莫兰又冷又渴,嘴唇被风吹得干裂疼痛。

突然,一滴水落了下来,打在她的脸上,接着又是更多的水滴...

莫兰抬头望天空发现正在下毛毛雨。

她忍不住笑了。如果祁瑞刚还没找到她,我怕她会冻死。

她的手机偶尔响一次,而不是一直响。

莫兰不知道它最后一次响起是什么时候...

她只觉得每一秒都过得很慢。

“莫兰...莫兰……”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兰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微微睁开眼睛,声音消失了。

“莫兰……”

!!

这个女的肯定没有她好看,武林外传气质也没有她好,武林外传还远远没有。

唐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胸大...

艾君低头看着自己的,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不,她的不小,她的正好,但是那个女的太大了。

突然听到唐恩的脚步声,你爱合上书页。

“干得好,去吃饭。”唐,过来握住她的手。

艾君跟着他进了休息室。

今天中午他们吃了牛排和意大利面,多恩开了一点红酒。

多恩让她坐下,推了推她的意大利面。“你饿了吗?快吃。”

艾君此时不再生气。她咬了一口,称赞他。“还是挺好吃的。”

邓恩听了,心里自然很高兴。

他熟练地切好牛排,递给她。“如果你想吃,随时告诉我。”

“好。”

“不生气?”

“别生气。不是你的错,但是下次注意。如果有别的女人来了,你最好赶紧躲开。如果不避免,那就是你的错。”

邓恩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次我大意了,下次不会再给别人这样的机会了!”

你爱笑,主动叉了一块牛排喂他。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其实真的没闹什么矛盾。

这件事,当然过得很快,没人在意。

午饭后,艾君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点了很多巧克力。

唐很不解:“你点这么多巧克力是为了什么?”

艾君没有回答,只是说:“过了一会儿,你把巧克力递给我,说你给我买的,没有吃完。”

邓恩的眼睛在慢慢移动,他钩住了自己的嘴。“你应该让我来点菜。”

“谁点的都一样。”

邓恩把她拉起来,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她走。

“没想到你也会吃醋。”他笑着说。

君爱看他:“我不吃醋不正常,但我不吃醋,我只是不高兴别人碰你。”

邓恩抱紧她,“不会有下一次了。我是你的,只有你能碰。”

君爱笑。“知道就好。”

黎明的眼睛变暗了。“你也是我的。我只能碰你!”

说完,他又吻了吻她的嘴唇,并用有力的双臂抱住了她。

你的爱跟随他的节奏,回应他的吻。唐恩突然激动起来,把她按在沙发上。气息越来越重,亲吻越来越激烈。

他的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她体内的渴望和希望突然涌出,她忍不住了。

“你爱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邓恩急切而含糊地说着恶心的情话。

艾君沉溺于热情之中,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突然感觉到他的动作,他的意图和失控,她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不……”她推了推他的身体,唐恩不为所动。

“唐恩,我不能……”

她又推了他一把,邓恩愣住了,然后抱住她的身体,把脸埋在脖子里。

两个人静静的互相搀扶着,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邓恩撑起身子,把她拉起来,顺便帮她整理衣服和头发。

你慈爱的脸颊绯红,武林外传眼睛水汪汪的,武林外传不敢看他。

唐恩抱住她,轻声笑了笑:“吓到你了?”

“不……”这种场面失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但每次邓恩及时刹车。

只是他今天差点失控。

邓恩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你的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随着时间的临近,我就是忍不住。”

艾君理解他的努力工作。

看他能不能吃,真的是一种折磨。

其实她没那么介意,如果他真的想要的话。

但我怕我爸知道,然后邓恩就惨了。

邓恩本人承诺不娶她也不碰她...

有条件的,她自然想成为一个完美的新娘,想在婚礼当天交出自己的第一次。

艾君安慰他:“再忍一忍,一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

多恩笑着点点头:“我忍了这么多年,这一次自然不算什么。你放心,我等你,给你最好的。”

大家听到这个都很甜。

你的爱靠在他身上,笑得很开心。

她想,恐怕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幸运的女孩了...

两个人温馨甜蜜了一会儿,你爱点的巧克力到了。

看到这么多巧克力,邓恩忍不住笑了。

你吃醋了,还这么可爱。

邓恩叫秘书发巧克力,因为他给君爱买的太多了,怕吃完变质,就分给大家。

现在全公司都知道老板有多爱未来的老板娘了。

有想法的人还是别想了好,没想法的人都羡慕。

你恋爱的目的达到了,不要打扰邓恩的工作。他离开了。

她下午没事,直接开车回家。

回到阮家,仆人看见是她的车,就开了门。

你喜欢开车进去,把车停在一边。

她刚下车,搬运工就拿着一个箱子向她走来。

“小姐,这是你的快递,刚到。”

君爱纳闷,她不是网上买的。

我拿着盒子,上面只有收件人的信息,根本没有发件人的信息。

君爱以为是某些公司送的礼物。

她收到过许多这样的礼物。

此刻已经是中午了,江予菲他们都去午睡了,客厅里并没有人空。

君爱直接把快递拿回卧室。

她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张光盘。君爱更是不解。这是什么CD?

将光盘插入电脑,她随意坐在椅子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突然,画面出现了,与此同时,有一种暧昧的喘息声...

艾君惊讶地盯着屏幕。

电脑里出现的是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一个女人纤细的手掌托着他的后背。

两个在做床~玩…

你爱皱着眉头,继续迷茫地往下看。

图中两个人看不到脸,只看到他们摇摆的动作。

女人的胸大到男人一只手都抓不住...

你爱看十几秒,想吐。这种东西是谁恶作剧送给她的?!

这时,镜头晃动,瞬间面朝上,然后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被激情扭曲的男人的脸。

你的爱感觉脑袋里一阵轰鸣,整个人都僵硬了!

武林外传之我是杂役

午睡之后,武林外传江予菲一个接一个地起床了。

丁夏楠今天被诊断怀孕了,武林外传现在大家都很开心。

三个女人聚在客厅里,谈论怀孕时要注意的事情。

丁仔细听着,尽管她的肚子里只有一个接受精子的卵子。

聊了一会儿,江予菲突然说:“仆人没说艾君回来了,但他还在睡觉吗?几点了?”

“估计你在玩电脑。”小葵说。

江予菲起身说,“我去叫她下来。她二嫂怀孕了,还不知道。”

她一说完,就看见君爱从楼上慢慢下来。

江予菲看到她木然的表情,以为她刚刚醒来。

“你的爱人,过来坐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二太太怀孕了。”江予菲高兴地说。

你爱的眼神动了,她扯出一个笑容:“真的,二嫂,恭喜你。”

“你怎么了?”江予菲不解地看着她。“我感觉你心情不好。”

丁夏楠开玩笑地说:“你和多恩吵架了吗?”

“别提他!”你的爱突然变得灰暗。

江予菲他们三个面面相觑,真的吵架了?

但是他们不把它当回事。邓恩脾气特别好,就算真的吵架,也很快会和好。

江予菲说,“你没有让唐恩不高兴,是吗?你说你要结婚了,你知道多成熟吗?只有邓恩对你这么好说话……”

“我不会嫁给他!”艾君打断了她的话,她的眼睛闪着寒光。“妈,婚礼取消了,我不嫁给他!”

江予菲皱起眉头:“你在说什么?”

“我是认真的!”你爱的样子意味着没有愤怒。

现在,他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君爱虽然是个小公主病了,但是很懂事,从来不做不讲道理的事。

她从不拿自己做的决定开玩笑。

所以,她不是开玩笑,她真的不打算结婚。

江予菲把她拉到前面,让她坐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不结婚?怎么回事?”

君爱咬牙,眼睛瞬间湿了。“总之我就是不嫁!”

“孩子,你不嫁也得给个理由。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你不想说,她不能说。

“反正我就是不嫁。”

“君爱。”丁夏楠道:“唐欺负你?”

“不,我不爱他!”

大家都不信这个。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多少。

今天早上,当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都很好。

江予菲很着急:“你不能对你妈妈说什么?”

艾君站起来,看向莫莫:“你什么也别问,帮我取消婚礼就行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见到多恩。不想和他有任何联系。”

说完,幽爱转身开始朝后院走去。

此刻,她迫切需要发泄,否则她会发疯的。

艾君去了训练室,她把沙袋当成了邓恩,毫不留情地发泄出来。

期间,江予菲来看过她几次,看到她这么努力,他们都很担心。

江予菲决定打电话问邓恩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女儿自己也知道,这次肯定不是你的错。

虞姬翻开了新书!《黑帝特别宠:早上好,8号新娘》,请支持新书~搜索标题看看~

江予菲打电话给邓恩,武林外传接到了她的电话。邓恩有点惊讶。

“嘿,武林外传妈妈。”订婚后,唐恩改了口。

江予菲淡淡地问他:“唐,你和君爱吵架了吗?"

邓恩错了:“没有。”

“你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早上,艾君并不生气。

江予菲不明白。既然没有发生,你为什么爱取消婚礼?

“妈妈,艾君怎么了?”邓恩关切地问。

“没事,做你的事,她在家没事。”说完,江予菲就挂了电话。

她不能告诉多恩你爱不结婚。

也许你的爱是一时之气。

但是她长这样真的生气吗?

邓恩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接到江予菲的电话后,他立即拨通了你的爱人的号码。

她的电话接通了,但没人接。

唐恩打了几次电话,但没人接。

君爱为什么不接电话?她怎么了?

她妈妈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邓恩胡乱猜测了一下,干脆起身打算亲自去阮家看看。

这时,艾君还在训练室里打沙袋。

每次她打沙袋,都会发出可怕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她没有戴手套!

“你的爱,够了!”小葵阻止她。

你爱不听,仿佛魔法是晕眩的。

小葵上前抓住她的手。你用另一只手爱着她,被她抓住了。

沙袋弹回来,小葵抬起腿挡住。

“够了,别这样对待自己!”萧岿看上去很严肃。“看你的手。”

她的手指关节和手背都沾满了鲜血。

可见她有多努力。

站在一边的丁夏楠,也皱起了眉头。“你在虐待自己。等等,我去拿药箱。”

“没必要。”艾君张开萧岿的手。“你去吧,我要安静。”

“先治伤口。”小葵说。

“我说没有!请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丁看得出对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她拉着萧岿向前走。“姐姐,我们走吧,让她安静一会儿。”

小葵无奈的点头,两人一起离开。

他们一离开,艾君就躺回垫子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一停下来,脑子里就全是视频里的画面...

她每想一次,心里就流泪一次。

从小到大,她不知道什么是难过。现在她终于知道,心碎的感觉好难受!

但是她不能哭。多恩是她的选择。

受伤了只能自己承受!

因为她活该!

“君爱!”唐恩的声音突然响起,当你睁开眼睛时,你看到他焦急地向她跑来。

“你是怎么把自己卷进来的?”他皱起眉头,试图拉她的手,但你的爱猛地推开了。

邓恩停顿了一下。“你怎么了?”

你喜欢翻身站起来,踢他的胸口-

多恩后退了。他迷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艾君看上去很冷。“我妈没告诉你吗?”

“说什么?”

“我要取消婚礼!”

唐恩突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你在说什么?!"

“我说婚礼取消了!武林外传从今天起,武林外传你与我无关!”你的爱盯着他说每一句话。

唐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眼睛现在看着她。

“再说一遍!”

艾君冷笑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以后不许你来我家。我不想见你。你与我无关!”

唐恩站了起来,仍然不敢相信她说的话。

他忍受着心中的恐慌和痛苦,握紧了手掌。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我做了什么?!"邓恩非常生气。“我什么都没做!”

艾君失望地看着他。“没想到你演得这么好。”

"..."邓恩深深吸了一口气,“阮,你今天一定要说清楚,你没有资格取消婚礼!你要判我死刑,就得给我个理由!”

“你不要脸!”艾君对他非常失望。“你想让我说出来,但我还没有脸说出来。总之,喜欢谁就嫁谁!”

之后她绕过他走了。

邓恩抓住她的手。艾君怎么能让他成功呢?“滚出去——”

邓恩没有退缩。他迅速抓住她。你喜欢用拳头打她,他抓住了她。

“放开!”你爱咬牙切齿。

“不说清楚,就不能去!”邓恩很有实力。“你说我喜欢谁?说出来!”

“我怎么知道你喜欢谁!”

“我喜欢的是你!”

艾君愤怒地冷笑道:“别演戏了,我看穿了你的真面目。我以前傻,我认了,但是你以后不能再骗我了!”

她说的不清楚,邓恩什么都不懂,所以很担心。

“我做了什么?!"唐恩非常生气。“如果你还在为此生气,我会马上把那个女人赶走。从今以后,我要和所有女人保持距离,好吗?”

“不必了!你跟我没关系,你不用继续演戏,你爱干嘛干嘛!”

“阮军爱,你受够了吗!”唐恩突然生气了,“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也得让我知道我哪里错了?”

艾君感到非常难过。“你真的有脸让我说吗?”

“我什么都没干,怎么没面子?”

“真的很像。我以为你什么都没做。”

“我从来没做过!”邓恩看上去很大度。

艾君点点头,冷笑道:“好吧,我问你,你喜欢胸大的女人吗?老实跟你说。”

邓恩皱起了眉头。“什么胸大的女人?”

他突然想起今天跟他表白的那个女人胸大。

“你觉得那个男人胸大,我喜欢她吗?我什么时候喜欢大胸了?!不要乱定位我的口味!”

“男人不喜欢胸大的吗?”

“就因为她胸大,你就认定我喜欢她了?好吧,我告诉你,我喜欢的就是你的!”

你爱挣脱手腕,就是给他一巴掌,“不要脸!”

邓恩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爱被他压在了墙上。

他盯着她,“对,我不要脸,我喜欢的是你的!我不喜欢别人的胸,我喜欢你的!”

武林外传之我是杂役

你爱踢他的腿,武林外传邓恩就得闪开,武林外传不然就没孩子了。

你的爱使劲看着他,邓恩突然沉默了。

他能感觉到你的爱真的很悲伤。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低声说。

“你要知道,我会给你证据的。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见你了,走吧!”你的爱说着大步走了。

邓恩试图抱住她,最后放弃了。

在这个时候,她什么也不会听...

但是他做错了什么?!

邓恩烦躁的在墙上打了一拳!

艾君回到卧室,锁上门,直接去了浴室。

她坐在浴缸里,开了头,洗了脸,以此来掩盖泪水。

她真的不想承认自己哭了,这是懦弱的表现。

但是真的很难过。跟死一样难过...

他们为什么要走这么远?

是唐恩变了,还是他一直在欺骗她?

他的深情温柔,他的善良,都是装的?

如果他是装的,不得不说他演技很好,全家都被他骗了。

但他为什么要假装?为了阮的钱和权?

那他为什么从来不占阮家的便宜,或者说他打算占阮家的便宜呢?

如果是真的,他太可怕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但他厌倦了寻找新鲜感。

和她在一起真的很难,不仅要承受家人的考验,还要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不去碰她。

他是个正常人,但不能碰未婚妻。他心里肯定不平衡。

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他和别的女人上床。

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

她无法接受这两种可能性。

如果他真的受不了,可以分手!你为什么要伤害她,欺骗她...

难道他不知道事件的后果很严重吗?!

想到这,你爱吐槽自己。

他如此,她应该还是下意识的保护他,不要把事情捅出去。

她不敢让家人知道多恩做了什么。她害怕多恩承受不了他们的报复。

原来她对他的爱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但是,这份爱就此打住,她会放了他,只是作为他对她的好的回报。

你爱取消婚礼,阮一回来就知道。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她在哪里?”

“我没下楼。”江予菲叹了口气。“我觉得她看起来很伤心,但是我问过邓恩,邓恩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样。”

陈俊冷冷地说:“会不会是他背着你做了什么事,被你的爱情知道了?”

“让人调查。”阮天玲淡淡道。

陈俊点点头:“我稍后再安排。”

如果邓恩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阮、很担心小君的爱情。他对江予菲说:“去叫她下来。我会和她谈的。”

“好吧。”江予菲起身向楼上走去。

她来到君爱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君爱,你父亲回来了。他想和你谈谈。"

"..."里面没人回应她。

“艾君,你能先开门吗?”江予菲敲了一会儿,但一直没有动静。

她皱起眉头,武林外传担心君爱会出事。

正打算去找仆人拿钥匙,武林外传门突然被打开了——

艾君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头发湿漉漉的,不停地滴水。

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

江予菲被她的外表吓了一跳。

她把她推进去。“为什么不把头发擦干?”

据她坐在床上说,江予菲去了洗手间,拿了一条干毛巾擦头发。

你爱吊眼睛,没表情。

江予菲擦了擦头发,找到吹风机帮她吹干。

最后,她帮她把头发梳整齐。

自始至终,江予菲什么也没问,艾君什么也没说。

“爸爸跟我说了什么?”你的爱突然问,但是声音嘶哑。

这样她就知道自己哭了很久了。

江予菲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你爸爸看到你肯定会难受的。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见。”

“嗯……”你的爱没有主见。她现在真的不想见任何人,主要是太尴尬了。

江予菲拥抱了她。“妈妈知道你很难受,但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谢谢妈妈。”艾君不敢看她。她害怕自己会哭。

“早点睡觉,好好睡一觉。”

“嗯。”

江予菲只是放开她,走出房间,为她关上门。

她又下楼,阮田零问她:“你的爱在哪里?”

“她有点不舒服,所以我会让她休息。明天告诉她一件事。”

阮,想了一想,点了点头:“好。但是她没事吧?”

“我觉得还好。”哭过之后应该就不那么难受了。

看她刚才的样子,我知道她还是很理智的,剩下的就是给她时间冷静下来。

她很了解这些阮家的成员,很强势。他们不希望自己一团乱麻的时候被人看见。

阮,点点头:“让她先歇着。”

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冰冷的。

他女儿从来没有难过过,他也不会放过那个给她造成痛苦的人!

陈俊站起来说:“明天我们来谈谈你的爱情。今晚让她先休息。”

他也不会放过那些惹她生气的人。

大家都没问题,就先去吃饭,然后回各自房间休息。

本来这一天,他们应该是幸福的。

丁不仅恢复了她的味觉,还怀孕了。可惜你的爱情出了问题,所以气氛不是很好。

也许明天,会发生更多的事情。

那天晚上,很多人没有睡着。

尤其是艾君和邓恩,他们整晚根本没合眼。

晚上邓恩给君爱打了好几次电话,君爱都不接,就给她发短信,君爱干脆关机。

然后半夜,艾君突然起床,打开电脑登录邮箱。

她复制了一份视频,发给邓恩,并给他写了一些文字。

内容无非就是,如果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再来找她,她会告诉家人,他们不适合分手。她不会透露他出轨的信息,让他放心,阮家人不会报复他。但是,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他不放弃,她会对他无礼。

武林外传之我是杂役

送过去之后,武林外传君爱关掉电脑,武林外传打算再也不看唐恩发的邮件了。

而唐恩看了艾君发来的邮件,整个人都傻了。

第二天一早,阮家除了君爱,其他人都起床了。

在艾君下楼之前,她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化了妆,在开门之前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

此时,阮应该早就去上班了。

但这一天,大家都在家,等着她。

你喜欢在客厅里看到他们,你就会知道他们的目的。

很少化妆,但阮田零看到她脸上精心的妆容时皱起了眉头。

江予菲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先去吃早饭,我妈还没吃饭,我们一起吃吧。”

“好。”你爱扯出笑容,若无其事。

江予菲带她去了餐厅。你像往常一样爱吃东西,他的胃口看起来很好。

只是江予菲仍然能感觉到她在假装坚强。

“艾君,唐恩来得很早。他在外面。没有你的允许,我们不让他进来。”江予菲突然对她说。

小君爱吃的动作停了,她一脸漠然:“别让他进来,我跟他没关系。”

“先不说这个,赶紧吃吧。”

你喜欢一直吃。

吃了点东西,她跟着江予菲回到客厅。

阮,看着她,直接说:“你坐下,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要取消婚礼?你和邓恩之间发生了什么?”

艾君早就想说:“我不爱他,我突然发现我对他失去了兴趣,仅此而已。”

我谁都不信。

“说实话。”阮天玲盯着她。

“这是事实,我就是不爱他。”

“你是在为他辩护吗?”阮就是这么犀利。

艾君摇摇头。“不,没有人能把感情的事情说清楚。我突然不爱他们了。就是这样。”

江予菲劝她:“艾君,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怎么处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取消婚礼肯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我不爱他。”

“你到底爱不爱他?我们有眼睛。如果你不想说,我们不会强迫你,但邓恩可能想说点什么。”

陈俊回答说:“他在外面。让他进来。看看他能说什么!”

“别让他进来!”艾君拒绝了,“我不想见他!”

“那你回避一下。”严的语气充满了威严。“我一定要搞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爸爸,你不要介意这件事……”

“除非你不是我女儿!”

你的爱不会说话。

坐在她旁边的丁拉着她的手。“我不知道你和唐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真的爱你。也许你们之间有些误会。”

小葵也点点头:“是啊,万一误会了,你没错过吗?”让他进来,说清楚,现在就破。"

艾君想了想,只好点头:“好,让他进来!”

仆人被告知后去开门了。

邓恩快步大步走了进来。他一进来,眼睛就锁定了你的爱。

他用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而你的爱只给他一个淡淡的眼神。邓恩心里很不爽。

原来他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看到他还在盯着你的爱,武林外传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江予菲不禁咳嗽起来。

邓恩回过神来,武林外传微微点头向大家致敬,然后手里拿着一张CD放在桌子上。

人家不懂他的行为,你的爱皱眉。

他活腻了吗?!

“这是什么?”陈俊淡淡地问道。

唐恩说:“这是艾君昨天发给我的视频,我把它做成CD。艾君就是因为这个才取消了和我的婚礼的。”

艾君赶紧站起来:“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邓恩和她对视,他抿唇开口,“够了!但是里面的人不是我!”

“你以为我会认错你吗?”

“刚开始看的时候,我以为是我。我不知道我做过那种事。但我看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不同的地方。”

你爱微愣,真的不是他吗?

但那显然是他...

唐恩柔声道,“你爱的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你的爱半信半疑。

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但她想。

“是什么?”阮天玲皱眉。

“去玩吧。”他命令陈俊。

陈俊拿着光盘,走到电视机前,把它放进了激光唱机。

在电视打开画面出现之前,我听到了男女暧昧的喘息声。

声音模糊而沉重,但在场的人听了就知道是什么了...

画面出现了,先是他们看到一男一女裸体,然后是一个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只出现了很短的一秒钟,但他们看得足够清楚。

那个人就是黎明!

每个人都很惊讶——

不要打开你的脸,你爱。她每次看都很痛苦。

邓恩一脸呆滞:“那不是我,我没碰过任何女人!”

阮天玲脸色很难看,“不是你,他跟你长得这么像?你们几乎一模一样!”

邓恩大度地迎着他的目光,“我知道。连我都怀疑是我,但他真的不是我。我没做过那样的事。如果我有半句谎言,就让我自然死亡!”

艾君忍不住看着他……她真的误解他了吗?

唐恩也看着她,“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显然对方的目的是疏远我们的关系。我不怕被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我不想背这个黑锅。”

“真的不是你吗?”你不禁要问。

“没有,仔细看,那人肤色没有我黑,他的手也不是我的手。”

你喜欢你会注意这些细节的地方。

当她看到唐恩的脸时,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心完全被愤怒和悲伤占据了。

总之,她平时很聪明,遇到这种事就傻。

陈俊把视频倒过来,固定在那个人的手上。

他把邓恩拉过来,伸出手来做比较——

图中,男人的手有点短,没有唐恩的手长,也没有唐恩的手指好看。

但是图片有点模糊,而且是用手机拍的,质量不够好。

可能是因为角度和画质的原因,所以有点不一样。

陈俊提出了这个说法。

唐没有惊慌,只是慢慢地说:“他的身体肯定和我的不一样。”

叶笑言淡淡地说:“事实听起来并不好。”

“那就说点谎吧。”杰克在微笑。

“没有谎言。”

“没有谎言”是什么意思?小字连谎话都不想跟我说?”

叶笑言没有回答,武林外传他低头继续看书。

杰克看了他一会儿,武林外传然后递给他一个盒子。“我要走了。留这个给你做个纪念。”

叶笑言抬起头:“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不,兄弟,你自己留着吧。”

杰克勾着嘴唇。“你不要我给你的任何东西?”

“我什么都不缺。兄弟,我先回去了。你走好。”说完,叶笑言起身带着书从容离开。

杰克的眼睛深邃。

叶笑言似乎不容易修复。可惜了。我想在走之前搞定他,但是没有机会。

但是他会等他出去,然后再找他算帐!

杰克离开后,岛上想看叶笑言笑话的人非常失望。

我以为杰克走了,他就失去了支持,他们想怎么嘲笑他就怎么嘲笑他。

谁知道杰克走后,叶笑言和安森的关系越来越好。

每个人都暗自认为叶笑言是在巴结别人,两者兼而有之。

听着,杰克走了,他又和安森在一起了。他真的很棒。

再加上叶笑言成绩不错,学习很努力,嫉妒他的人看不到他。

但是没有人会对他怎么样。

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他们都知道一些关于科里和尼尔的事情。

如果你不想成为下一个科里和尼尔,你最好离开叶笑言。

是,即使很少有人和叶笑言关系好,幸运的是,没有人欺负他。

没有人打扰他,叶笑言非常满意。

应该说,叶笑言现在对一切都很满意。

在这个岛上,他可以学到他需要的所有技能。

功夫,学习,各种语言。

安森等人一如既往的和他做朋友,他不缺朋友。

在岛上,没有人会带走他。

没有人欺负他。

叶笑言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珍惜这里的一切。

别人聪明,意志坚强,学东西比较快。

短短一年多时间,他的功夫跻身其中前三。

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是齐家和陈俊。君齐家总是第一,陈俊也不错。

叶笑言虽然与他们的差距更大,但他能成为第三,自然不逊色。

另外,他在读初中文化课。

他在文化课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几次考试都名列前茅。

谁能想象他一年多前还在读小学课程。

一年后他掌握了那么多初中高中的知识?

虽然他们学的文化课不多,学的都是实用的东西,但他的进步还是吓人的。

叶笑言如此杰出,上面的人已经注意到他了。

看到他和安森关系不错,就下令把他培养成第二个米砂,让他成为最厉害的杀手,更好的为以后南宫世家的下一任领主服务。

这些叶笑言他们不知道。

他们的少年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只觉得生活简单快乐。

!!

至少叶笑言认为,武林外传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武林外传在离开这个岛之前,他的生命将会如此度过。

他知道自己被训练成了一名杀手,但他一直认为只有离开小岛才会接任务。

但是他没想到他的任务来得这么快...

米砂单独把他和另外三个门徒叫到一边,向他们宣布了一件事。

叶笑言回到宿舍,陈俊好奇地问他:“米砂老师告诉你什么了?”

君齐家也在他们的房间里。

他们两个没有被叫,米砂把他们放在一边。

叶笑言的脸色有点凝重:“她会带我们去做任务。”

“什么任务?”陈俊不明白,他和曹军齐家应该搁置什么任务。

“带我们离开这个岛,估计会害死人……”

陈俊知道他和君齐家不是杀手,所以我们不必带他们走。

“你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去。”叶笑言声音低沉。

陈俊看着琦君:“回去休息吧。”

“好。”

琦君走了,陈俊看着神智恍惚的叶笑言,忍不住问道:“你不想去吗?”

叶笑言回过神来,“不...我只是没有杀任何人……”

陈俊安慰他:“你迟早要走这条路。作为一个杀手,如果不想杀人,就不可能成为最好的杀手。”

“我明白。”叶笑言点点头。“但是第一次,我有点紧张。”

"紧张是肯定的,你应该尽早克服心理障碍."

“好。”

陈俊不会说太多,其余的只能由叶笑言自己来解决。

他注定是个杀手,南宫家不会培养他,让他离开。

既然注定是杀手,那就只能适应,这是他必须走的路。

陈俊一直认为叶笑言是个男孩。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什么,不可能和一个男生在一起。

即使他愿意,叶笑言也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他知道几年后,他们会分开,他会回家继承家业,叶笑言会成为南宫家族的杀手。

他们有不同的命运,这一点他已经认识到了。

再加上他现在还年轻,不知道这段感情还能维持多久。

他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让一切自然发展。

至少在他呆在岛上期间,他什么也做不了。

不能让人注意到他对叶笑言的想法。

否则,叶笑言会出事,他的曾祖父一定会想办法除掉叶笑言。

虽然他不必继承南宫世家,但不代表他的未来就由他自己决定。

这一次,米砂把他们带到岛上进行训练。

他稍微猜到了我爷爷的想法。他想让他们坚强起来,将来互相帮助。

主要原因是他和君齐家都成了乐山的助力,南宫世家一直兴旺。

君齐家的肩膀也许不会承担太多的责任,但他会。

从出生开始,他就享受着南宫世家给他带来的荣耀和财富。

他得到了很多,自然要付出。

全家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他不介意帮乐山,也不介意为南宫家做贡献。

将来,他的妻子至少要得到他曾祖父的同意才能嫁给他。

不一定要选择好的家庭,但一定要有好的性格和心态。

!!

当然,武林外传最好是他帮忙。

所以他的妻子永远不会成为男人...别说南宫文祥不同意,武林外传他爸爸妈妈也不会同意。

他的曾祖父,祖父母...

陈俊很高兴他生活在一个富裕而强大的家庭,他不能随意选择他的妻子,他一点也不拒绝。

他一直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责任,自己是谁。

他不会为了自己的感情和全家作对。

很理智地理解这一点,他没有刻意与叶笑言保持距离,想要忘记他。

但他发现,即使疏远了他,他还是忘不了他。

既然忘不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也许有一天,他会厌倦他...

他不会为了不确定的未来而阻碍叶笑言的未来。

叶笑言既然在这里训练,就必须成为一名杀手。

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像米砂一样优秀的杀手。

至少,他可以活得很好,活得更随意。

即使他不想杀人,也要适应。

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叶笑言不知道你的想法。

但是他和陈俊有同样的想法。

他以后只能做杀手,最好是最好的杀手。

所以杀人,他必须做...

叶笑言想通了,他心里的拒绝并没有那么严重,其他人都很平静。

几天后,他和其他几个人带着米砂平静地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任务。

也许他们会在完成任务的时候死去,但如果他们成功后活着回来,他们肯定会得到更多的训练。

总之,这是他们四人成为优秀杀手的第一步。如果他们进展顺利,前面的路会更好。

叶笑言离开后,陈俊和齐家与其他大师一起训练。

只是陈俊的心有点空荡。

叶笑言不在,他觉得这个岛变得无聊了。

晚上睡觉时,陈俊忍不住看一看叶笑言的床。

叶笑言,你必须活着回来。你不能这么容易死...

经过短暂而漫长的一周,叶笑言回来了。

直升机慢慢降落在岛上。

陈俊站在远处,盯着直升机。

“米砂少爷和小燕的哥哥回来了吗?”你的爱欢呼着奔向直升机。

陈俊走得很慢。

当他到达时,他看见艾君拉着叶笑言问问题。

看到叶笑言安然无恙,陈君放心了许多。

叶笑言也看到了他。他平静地说:“这一次我们的任务进行得很顺利,没有人受伤。”

陈俊点点头,转身继续训练。

艾君和萧也谈了一会儿,然后去训练了。

叶笑言他们刚回来,不急着训练,米砂让他们回去休息。

叶笑言没有回去。他找到了陈俊和小君齐家。

看到他们的兄弟在训练,他在一旁看着。

等他们训练完了,他跟着他们去吃饭,然后一起回宿舍。

叶笑言没有对这个任务说太多,陈俊也没有问太多。

但是陈俊可以看出叶笑言有点不同。

“你杀过人吗?”回到宿舍,陈俊突然问他。

!!

叶笑言怔了怔,武林外传他微微低下了头,武林外传半边脸埋在阴影里。

“嗯。”

“我以前杀过人。”陈俊说。

叶笑言有点震惊。他没想到他会杀人。

他想,安森地位高贵,会有一堆保镖保护他。

陈俊淡淡地说:“杀人没什么。我懂事的时候不怕杀人。但要看谁被杀了。我们和普通人不一样。我们不杀人,别人也会杀我们。”

“你不怕吗?”叶笑言忍不住问他。

陈俊笑了:“肯定有紧张,但我不怕。”

因为他杀人是为了保护自己最亲的家人。

叶笑言看到他说的话是那么轻,他似乎并不那么害怕。

“我很好,谢谢。”叶笑言看得很慢,他脱下睡衣去洗澡了。

每天晚上,他们分开洗澡。

其实男生一起洗澡很正常,可以节省时间,早睡。

叶笑言很高兴安森不喜欢和人一起洗澡,这让他每次都不用找借口就能洗澡。

陈俊认为叶笑言真的放下了心。

虽然接下来几天一直跟着他,但下午训练后他就不再一个人去图书馆了。

充其量,他认为叶笑言还是有点害怕,跟着他。

但他没想到叶笑言的反应如此激烈。

就在那天晚上,米砂向他们的三个兄弟姐妹要了些东西,让他们单独去找她。

当他们去的时候,他们意识到是他们的父母想和他们打视频电话。

他们一家人很久没团聚了,聊天的时候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然后他们去了那里几个小时。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大家都已经睡着了。

陈俊打开门,走进宿舍。房间又暗又安静。

他正要开灯,这时叶笑言的声音突然响起:“不要开灯!”

陈俊有点吃惊:“你还没休息吗?”

叶笑言沉默了一会儿,从床上撑起身子,主动打开了台灯。

陈俊发现他脸色苍白,一瞬间变得非常糟糕。

他皱起眉头,走了上去。“你怎么了?”

叶笑言抬起头,他那双黑色的大眼睛有点空洞:“我很好……”

陈俊的眼睛跳过了一个深思:“你做噩梦了吗?”

不,他没有做噩梦。

他根本没睡。

“嗯。”叶笑言点点头。

陈俊清楚地知道:“什么都没有,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不必害怕。”

“我没事。”叶笑言翻身躺下,很是安静。

陈俊看了他一会儿,拿着睡衣去洗澡。

叶笑言闭着眼睛,不看他,知道鬼魂回来了。

他们聚集在他周围,惊恐地尖叫着。

其实他只杀了一个人。

可是死了七八个人,都想找他报仇。谁能让他看到他们?

然而,叶笑言知道,他们呆不了多久。

他们还能留在世上,是因为他们还有冤屈,有冤屈的鬼也不能留在世上太久。

只有有强烈欲望的人才会一直留在这里。

然而,在他们消失之前,他们会尽最大努力向他复仇。

即使他们对他无能为力,也会天天吓唬他。

!!

他知道他们不敢靠近安森,武林外传所以这些天他一直跟着安森。

今晚是个意外。安森被米砂大师叫走了。他不能和他一起去。

安森走后,武林外传鬼跳起来吓了他一跳。

他一直蜷缩在被子下,闭着眼睛,不看他们。

他以前见过许多怨恨的鬼魂,但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他。

即使他不怕鬼,但突然有这么多死去的鬼来找他要死,他还是很害怕。

不只是恐惧,还有愧疚。

知道他们做了坏事,他杀了坏人。

然而,当人死在他手里时,他仍然感到内疚...

现在,听着他们的各种哭声,他更加内疚了。

他可以在人前无动于衷,但他也是一个人,只有11岁。

他真的面对不了那么多鬼,也可以做到无所畏惧。没关系。

他知道他不能杀人,不是因为他害怕杀人,而是因为他能看到被他杀死的人的鬼魂。

你可以听到他们的痛苦和仇恨。

如果他看不到或听不到任何东西,他不必害怕。

但是他能看见和听见...

叶笑言在这一刻深深地意识到他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杀手。

他不可能是杀手...

陈俊洗了个澡,发现叶笑言蜷缩在被子里,微微发抖。

他大步走上前,掀开被子,立刻面对叶笑言突然睁开的眼睛。

叶笑言毫无准备,眼底的恐惧、内疚、焦虑都是他看到的。

虽然他恢复的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是已经太晚了。

陈俊的眼睛又黑又模糊:“我没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不必害怕。”

叶笑言没有看他的眼睛:“如果人死了,有了灵魂怎么办?”

“那也不用害怕!活人不怕,但怕鬼吗?”陈俊的语气很严肃。

叶笑言认为在他这么说之前他看不到它。

如果他能看到,他会害怕的。

但听他这么说,叶笑言并不那么害怕。

“我知道,我很快就会恢复的。”他低声答应。

陈俊点点头。“我相信你。别想太多,早点睡。”

“嗯。”

陈俊不能说太多,所以他去休息了。

有他在身边,鬼魂不敢靠近,叶笑言终于睡着了。

只是在那之后,叶笑言变得不那么热衷于训练了。

他每天都没有精力,感觉有点绝望。

米砂不想失去这么好的继任者,于是和他谈了谈。

叶笑言什么都知道,但他就是过不去。

他迷路了。

他最想要的是避开一切灵魂,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他努力训练保护自己,过正常的生活。

显然,他太天真了。

当他来到这里,他注定是一个杀手。

然后他越努力,以后被杀的人就越多。

他并不是那么想看到人的灵魂,但是如果他杀了人,他一定会看到的。

他不想让鬼天天杀他,这违背了他的初衷,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在那种情况下,他也努力训练做什么。

只要不成为杀手,就不用杀人,没必要苦练。

!!

此章加到书签